咨询热线:400-010-1233在线销售咨询
不方便打电话?让科腾联系您:

首页 > 公司动态 亚洲城

音频行业逆袭入职9年我第一次拿到了年终

  部分企业担心员工节前跳槽,会将年终挪到年后发布。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年后还没有收到年终,那过去一年就真的没有年终了……

  某招聘网站的《2020年白领年终调研报告》则表示,今年已确定能拿到年终的白领占27.6%,与2019年的33.3%、2018年的55.2%和2017年的66.1%相比,再创新低。

  换言之,去年拿到年终的受访白领不足3成。所以,如果你今天不幸落空也不要伤心,你不过是“苦逼拿不到年终大军”中的普通一员而已。

  本期显微故事由几个互联网企业员工讲述,在故事中不难发现,以往年终数额最高的游戏公司,今年的效益却不太如意。而一位网络音频行业从业者,却意外拿到了从业9年都没有见过地年终。

  2020年,受短视频占用用户时间增长影响,网络音频行业受到的打击首当其冲。然而,该企业却通过企业定制音频内容这一条,意外实现超额盈利目标。

  我所处的行业是互联网音频行业,简单来说,就是类似喜马拉雅这样的音频节目平台。以往,这个行业的效益一直不好,尤其在2020年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其一,疫情期间,平台为了配合全民防疫、全民抗疫工作,上线了一些疫情相关的音频,造成用户流失。

  其二,今年抖音发展迅猛,抢了音频平台的市场。听音频的主要是中学生,大概能占到全部用户的60%还多,抖音是视频,比音频更直观,用户定位又和音频高度重叠。

  两个因素加起来,2020年整个互联网音频行业损失了大约1/3的用户。到年底,我们公司80%的员工没拿到年终。但我们部门的人,几乎每个都拿到了年终,在这个上千人规模的公司里,不超过20人。

  我们部门负责给企业做定制音频节目,往年都是亏损了,但2020年却大获全胜。今年我们做了一些精品节目,帮企业做定制化包装,意外地发现很受大企业的欢迎。

  另一方面,我们去年和海外采购了一些优质IP,把国外小说翻译后转音频。这些IP大多是我们通过50万元买断的形式,独家引进,其他平台想要转播,就要支付给我们80万的转播权。这让我们部门一举成为明星赚钱部门。

  去年疫情对整个行业冲击比较大,大家轻易不敢投资,但优质的内容产品反而出现垄断情况,钱都往更优质的平台上流动,反而突破了行业困局。

  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干了9年,今年还是我第一次拿到年终。相比之下,我干游戏的合租室友就惨多了。

  他在某互联网大厂负责游戏质检,工资比一般的“程序猿”要高不少。在游戏公司干,越干收入越高,因为参与的项目多,分账的机会就多。但去年游戏审批严格,导致新游戏上线少,全公司只能靠过去开发的老游戏赚钱。

  用户不断流失的情况下,公司的收入也有所下滑,以往都是他和我炫耀自己的年终,今年却安静不少。往年都是我羡慕他,今年改他羡慕我了。

  不过,去年开始网络音频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公司也开始采取996的上班制度,疯狂加班让我一度想辞职。

  996太熬人,我原本身体就不太好,估计再撑两三年,差不多就该装在盒儿里了。分管我们部门的副总说,再两三年,他也想休息了。他有原始股,休息了也一样有钱拿。

  当我收到HR给我发的通知,让我去领冰棍时,我急了。结果我一问旁边的同事,大家都到年终,连以往几千元的金都没了。

  最近几年,领导喊着要进行新,让我们做了一个又一个新产品、新栏目,再把我们采写的内容和别的平台合作分发,靠分账赚钱。但你也知道,文字内容的收益这几年下滑得厉害,靠流量根本赚不到什么钱,相当于给别的大平台送内容。

  去年疫情后,很多企业预算下滑,我们的广告收入更是。老板着急了,就又招了不少编辑,希望把我们的内容再提升提升,重塑一下品牌。

  但招人时候发现,很多编辑、记者上年纪后,薪水要得高,来了却不出活。有名气的编辑都到了年纪,只想指挥别人干,自己干不动。扩招内容团队的结果就是,来了一堆指挥家,没几个干活的。

  人多还有一个结果,就是内卷得厉害。某次,金融组的记者发稿,科技组的领导就组织他们的记者在下面刷差评。老板找技术部的人一查IP,才发现都这些“水军”都来自公司内部。

  说实话,我早就不想干这行了,没出成绩不说,还内耗严重。可疫情之下,所有受到得冲击都特别大。我从去年开始投简历,但放眼望去,就没见哪家公司放招聘启事找编辑,就算有,也几乎是降薪录取,还不如留在原地。

  做10年,我几乎都在各个门户的频道里干活,但几乎就都没怎么拿过年终。可以说,有没有年终、发多少、什么时候发,基本全看领导心情。

  我甚至有在6月份收到过年终。原因在于,年后总是会出现“离职潮”,不少HR为了员工不流失得太厉害,就通过这个方式“锁人”。当时我还以为那年拿不到了,结果在6月份突然到账了一笔钱,不多,也就1.5个月工资。

  我女友在国企就舒服多了。她们除了年终,还有半年、全年和各种金,虽然每个月工资只有8000元,但金一次就发2万元以上,还都是现金。

  为了能够在生活下来,我不得不多干一些私活补贴家用。目前有一些出版社找到我,让我帮忙做外国小说的翻译,但千字只有150元只有,靠这点钱养活我几乎不可能。

  现在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译稿,工作忙,就想吃东西,只能点外卖。刚来公司时,我的体重只有150斤,在这家公司干了一年多,如今已经190多斤了。

  公司效益不好,头儿就“加强管理”,现在我每天要写日报,每周还要写周报,都是片儿汤话。他以为把编辑们都忽悠了,其实大家都在忽悠他。

  我已经这个年龄了,什么都见过了,也基本想开了,比较可惜的是那些刚入行、当编辑的小孩,在公司里搞不出来,完全是虚耗时间。

  前段时间,有几家求职网站联合发起《2020 职场人年终调研》(以下简称“调研”),结果显示,今年超 65%的职场人年终未缩减,但50.24%的受访打工人年终少于1个月工资。

  有些企业索性直接把“防控疫情需要”作为自己裁员、缩减各个项目成本的理由。有的受访者表示,“公司之前有五个保安,七八个打扫卫生的阿姨,现在留了一个保安两个阿姨”。

  此外,“20年连续两次裁员,幅度分别为30%和25%,号召全体员工艰苦奋斗,三年内除非升职,不然不允许涨薪”,理由都是为了响应和配合的防控疫情要求。

<< 返回

         

亚洲城

  • 联系电话:   400-010-1233
  • 地 址:       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平云路163号 广电科技大厦803-804、12楼
  • 传 真:     (8620)3835 2000
关于亚洲城 | 联系亚洲城 | 责任申明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Guangzhou Ke Te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160072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