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010-1233在线销售咨询
不方便打电话?让科腾联系您:

首页 > 公司动态 亚洲城

做外贸的人已经哭了四个月了

  佛山一家服装厂的高管李可沁说,由于公司最大的美国客户砍掉了所有订单,导致工厂刚全面复产,就陷入了“无单可做”的局面。现在全厂放假三月,因仍看不到希望,不少同事已开始自谋出。

  面对战线不断延长的疫情,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国内打完上半场,国外接力下半场,外贸人拉满全场”。本想在国内疫情控制后,把损失夺回来的外贸人,因为海外疫情导致的需求萎缩,延续着没活可干的状态。

  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显示,2020年1-2月中国外贸出口总值为2.04万亿元,同比下降15.9%。去年的贸易摩擦悬而未决,今年的大传染病雪上加霜。拉动经济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眼下已然脚力不济了。

  广东省商务厅表示,考虑目前全球疫情发展态势,第127届春季广交会确定不会在4月15日如期举办。

  作为外贸大省,广东在此次“外贸危机”中首当其冲,1-2月广东省外贸出口同比下降17.5%。即便春交会能如期召开,今年的参展商数量也令人担忧。

  广交会会址附近,有一座琶洲家具城。因近水楼台,原本这里大部分的家居建材商铺都是要参加广交会的,但今年的状况变得有所不同。“如果我们的海外客户基本都不来了,我们参加也没意义了。”多位家具城的老板向《南风窗》记者表明了相同的意愿。

  同为外贸大省的浙江也不好过,1-2月的进出口总值下跌超过10%。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说,很多企业撑不了3个月。

  在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义乌等地,正当生产销售端逐渐恢复时,受到海外电商封仓、物流不畅等影响,不少跨境电商群体的活动停滞了。

  张泽做的是义乌工艺品出口贸易,客户主要来自美国西海岸。以前,他的货多是走空运或者三大国际快递。但由于现在各航线的叫停,义乌所有的货物几乎都灌入了三大国际快递公司。

  根据送货的周期长短,快递公司提供不同的套餐选项。工艺品较重,且不追求时效性,张泽一般选择最便宜的那个。但前阵子他收到快递公司的通知,由于特殊时期舱位吃紧,不再提供便宜套餐了。

  无奈之下,张泽只能选择中等套餐。可没几天,中等的也没了只能选最高级的了。张泽算了一笔账,“现在的运费几乎把我的利润快要吃完了,上一周我出口30万元的货,只赚了2000元。一些低价的商品没法做了,现在订单又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撑多久”。

  张泽的并非个例。根据记者调查,三大国际快递公司近期套餐的调整频繁,针对疫情的动态变化,各地的运费变化速度和幅度也很大。有些商家在运输过程中,甚至遇到货物在各地辗转,迟迟无法运到目的地,最后被送回中国的事。等于是白白花了一笔昂贵的运费。

  汇率波动是另一件愁人的事。外贸行业给海外客户1-2月的账期是常有的事,如果这段时间内出现了大幅度的汇率波动,就有可能多赚或少赚一些。但近期的情况是,赔得多,赚得少。

  订单减少,加上货在“囧途”、汇率波动,用张泽的一句话来形容个体外贸户的状态:“自疫情发生后,心一直是悬空的,不踏实。”

  已经被放假一周的小谢,在家疯狂打了几天的游戏,如今已经有点玩厌了。小谢在东莞长安镇的一家制表厂上班,3月23日工厂发出通告,因客户减单,产能过剩,临时放假八周。

  由于春节假期和疫情的影响,工厂今年的工资还未发过。如果立即辞职的话,工厂会补两个月工资给员工。小谢身上还有一万来元积蓄,就没急着辞职。但据他观察,身边一些爱玩的“月光”同事,已经开始找其他厂的活儿了。

  “现在哪那么容易重新找活儿?”当《南风窗》记者进一步询问同事们的就职情况如何时,小谢笑道,“长安镇这边做外贸的多,现在辞工还来不及,哪里招工噢。我听说有一些朋友过年期间去做了口罩赚了一笔,不过现在国内产能上来也不太好做了。”

  二月份以来,“口罩机就是印钞机”的在轻纺界已经不是秘密了。疫情暴发后,中国新增了3万多家做口罩的企业,有些资质尚未齐全的小作坊也依靠几台口罩机达到了“月入千万”的营收。

  虽然口罩生产门槛不高,但能够转型医疗防护用品的企业仍属少数。远离轻纺行业的公司,就很难及时地找到原料和机器渠道。面对“国内日趋饱和,海外紧缺”的机会,也因为没有出口资质无法吃到这一波红利。

  东莞一家主营玩具外贸公司的负责人王猛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公司的员工已从1500名裁减到了300名。放假直到外贸好转,鼓励员工自谋出。

  也有公司在裁员方面更为克制,采用了停薪或减薪的方式,希望与员工共度时艰。小邓在佛山一家节能灯具公司上班,公司已欠发了三个月的工资。

  小邓向记者透露,虽然理解公司的处境,但自己已经不下去了。私下同事们也质疑“这是否违反了劳动法。体感上直接裁员给补偿更加痛快”。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7日,我国进出口企业数量达641万余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认为,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

  一方面是企业停工停产增多,裁员增加。另一方面企业招聘收缩,市场就业机会不足。从事外贸相关行业的人口规模达1.8亿人,未来这些人的生计如何解决,他们将何去何从?现在看来问题并不比20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轻松。

  彼时正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融入全球生产链条的蜜月期,加工贸易发展迅猛。自2001年,每年出口的平均增长是P增长的1.5倍,出口是三驾马车中跑得最快的。

  到了2006年的时候,出口的贡献占比达到了峰值—36%。但次贷危机的传导至世界后,外向经济型的国家受到了剧烈冲击,仅仅三年后,出口占比跌到了24.5%。也正是这个时候,中国开始启动“四万亿投资计划”,试图将经济的动力转向投资和消费另外两驾马车。

  在全球化时代,外向型经济体更加容易受到国际形势的影响,战争、瘟疫、经济危机等“黑天鹅”事件都可能会对经济体造成重创。为了使经济更加健康,中国开始了漫长的结构调整。

  现在虽然仍未达到理想状况,比起发达国家,消费在P中的占比仍显不足,但是出口的占比已调整至19%左右。这也是中美贸易摩擦中,面对进出口制裁,中国整体经济未受到大幅度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即便是出口的占比在不断下调,以劳动力密集型产品为主的外贸行业,依然以吸纳蓝领工人为特点,为中国贡献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有经济学家做出判断,一旦外贸倒闭潮来临,约三分之一(5400万)的从业人员将面临失业。

  根据《南风窗》记者的调查,发现眼下外贸业的供应链存在一个普遍现象。供应商不敢做,不敢赊账;工厂不敢做,也没办法现金买材料;面对工厂和客户,外贸公司进退两难。

  流动性的停滞让经济活动也停了下来,形成了恶性循环。外贸业的现金流极其重要,周德文口中的“多数企业活不了三个月”,正是因为三个月不回款,资金链就很难衔接上了。

  如今从中央到地方,各项“稳外贸”措施正在陆续加紧出台。商务部部长钟山在《积极应对疫情冲击,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一文中,正视了我国所面临的包括履约接单困难、贸易壁垒增多种种挑战,强调需加大金融、保险、财税等支持力度,推动解决外贸企业面临的成本上升、资金链紧张等突出问题。

  “可以偏重选择日韩、东盟等市场,疫情相对较轻,运输距离较近。”针对外贸企业的一些具体调整措施,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给出了这样的。“外贸企业也可以增加线上洽谈成交,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同时将部分销售转向国内市场。”

  “和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一样,这个时候要扛住。扛不住就死了,扛住就还有希望。”从事外贸十多年的老兵李可沁告诉记者,这一次他也要扛下去。

<< 返回

         

亚洲城

  • 联系电话:   400-010-1233
  • 地 址:       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平云路163号 广电科技大厦803-804、12楼
  • 传 真:     (8620)3835 2000
关于亚洲城 | 联系亚洲城 | 责任申明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Guangzhou Ke Te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160072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