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010-1233在线销售咨询
不方便打电话?让科腾联系您:

首页 > 公司动态 亚洲城

原来“木兰”是Python汉芯、红芯、木兰这些年科

  最近,“木兰”又造假了。一款名为“木兰”的编程语言,声称“完全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并面向新一代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应用。

  19日,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通报,经所科研委员会初步调查,“木兰”语言产品的开发包中包含了Python开源编译器,对外却声称“完全自主”,该行为存在与虚假陈述的科研不端问题。

  此前,“木兰”语言研发团队负责人刘雷承认木兰语言在8位单片机上的编译器是本团队开发的,在32位单片机上的编译器是基于Python开源编译器进行的二次开发,但在接受采访中将木兰编程语言和编译器夸大为完全自主开发。

  古往今来,造假比比皆是。从文物到吃穿用度,如今文物造假、食药造假、文凭造假、学术造假、科技造假,无不一脉相承。

  科技界从“水变油”到巴铁和水氢汽车,从汉芯到红芯再到木兰,从国外舍恩事件到国内韩春雨基因编辑事件,造假从来就没有断过,也非中国独有。

  据中新网等多家报道,1月15日,中科院计算所正式对外发布该所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编译技术团队自主研发、面向新一代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应用的“木兰”编程语言体系,并推出“木兰”开源软件包,供全球用户免费下载获取。

  他下载后发现,“木兰”语言编辑器程序图标与用著名编程语言Python生成的应用程序图标完全一致。

  “对这个exe文件进行反向编译后可以发现,整个结构就是Python,比如其中有一个lib2to3文件夹,就是只有python才会有的,是转换python2到python3的lib。”

  难道这就是刘雷团队完全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的编程语言,与之配套的编译器与集成开发工具也完全由团队自主实现,“是我们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编程语言”?!

  难道这就是刘雷介绍的,定位为下一代重要应用“智能物联时代的C语言”?!

  想当年,木兰女扮男装上战场,如今,她被人借了名字,即便给气活了,想必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谁叫她也“造假”过?

  Python在1991年由荷兰人Guido van Rossum发明,是一种跨平台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近几年因机器学习大热而受到关注。

  中科院计算所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显示,刘雷,博士,工程师一级,在编程语言和并行编译技术方向上具有丰富的科研和工程经验,先后承担过国家863项目、核高基重大专项项目的子课题,所研发的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多个顶尖的国际会议和权威期刊上都发表论文10余篇。其开发的自动并行化编译器的加速效果要明显好于世界上最好商用编译器Intel编译器。

  工商信息显示,中科智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0%的大股东是中科编易()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的大股东正是刘雷。

  有消息称,以“木兰”为基础延伸的自主研发编程软件、人工智能教材、教学装备现已投入中小学、幼儿园使用,截至目前,“木兰”应用范围已涵盖中国18个省市共700所中小学。

  1月18日,刘雷在科学网上发表回应,称木兰语言在8位单片机上的编译器是本团队开发的,在32位单片机上的编译器是基于Python开源编译器进行的二次开发,但在接受采访中将木兰编程语言和编译器夸大为完全自主开发。

  2003年2月26日,“汉芯1号”发布会上,信产部科技司司长、上海市副市长、上海科委、教委负责人等诸多重量级人物悉数到场。

  在这场“中外”的发布会上,由邹士昌、许居衍等知名院士和“863计划”集成电专项小组负责人严晓浪组成评审专家团做出一致评定:“上海汉芯1号及其相关设计和应用开发平台,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上海交大电子学院院长,长江学者诸多荣誉一时加身。

  国家大量的研发资金不断向“汉芯”注入。而陈进也利用“汉芯”这颗摇钱树先后申报了诸多高科技项目,如个人信息终端SOC、PDA-SOC、身份识别系统芯片、数字证书SOC、指纹识别系统芯片、银税一体机SOC等等。

  在“汉芯一号”之后,陈进又相继推出了“汉芯二号”“汉芯三号”以及“汉芯四号”。凭借“汉芯”,陈进甚至申报了国家科技最高荣誉的“863计划”,并且了国家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

  2006年1月17日,有人匿名在大学BBS上发布了《汉芯黑幕》,第一次将汉芯造假的问题在大众眼前。

  原来所谓世界领先的“汉芯一号”不过是陈进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购入的56800芯片,然后找来几个民工打磨掉MOTO的logo,然后再印上“汉芯一号”字样,就这样,一款世界领先的“汉芯”芯片便“横空出世”。

  多年以后,芯片之痛再次袭来,自主创新风潮再起。在我国科技界不断攻关的过程中,又有一些人故态复萌、沉渣泛起。

  2018年8月15日,红芯宣布融资讯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红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陈本峰在京宣布,红芯顺利完成2.5亿元C轮系列融资,并称资本寒冬中红芯能够逆流而上,是一直以来致力于自主创新,努力研发国产软件核心浏览器内核技术的一次巨大成功!

  红芯宣传称,红芯高度重视核心技术的研发,技术创新,全力研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浏览器核心技术,推出世界第五颗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红芯Redcore。

  并称作为中国第一个兼容“飞腾”国产芯片和“银河麒麟”国产操作系统的浏览器,目前,红芯浏览器已获得麒麟公司的兼容认证。

  当天晚上,有网友经解压红芯浏览器的安装包后发现,所谓“红芯”浏览器,底层的文件元素到处都是谷歌的影子,使用的是谷歌浏览器Chrome最后一个支持Windows XP系统的版本号为49.1.2623.213的Chrome内核,甚至大部分模块都基本没有改动。

  陈本峰确认,红芯浏览器确实是基于谷歌Chrome浏览器内核而开发,但他强调,红芯在内核层面有自主创新,以适用于中国企业用户的办公上网需求。

  据红芯官网介绍:陈本峰,红芯创始人,国际互联网标准联盟W3C中国区HTML5布道官,专注互联网标准制定以及浏览器内核技术研究超过10年。曾就职于微软美国总部IE浏览器核心研发团队,成功发布了IE8、IE9、IE10,参与了下一代互联网标准HTML5国际标准制定以及IE中HTML5引擎的设计。全球知名的IE 404页面也由陈本峰开发。曾获得微软最有价值专家(MVP)荣誉称号、微软最佳产品贡献、市“海英人才”、中关村十大海归新星、特别行政区“优秀人才”等荣誉。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出现过不少科技。除了汉芯造假外,最知名的还有几十年前的“水变油”事件。

  1984年3月,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进少量配置的“洪成基液”(或称“水基燃料膨化剂”)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

  这项“发明”受到不少权威人士肯定,被全国几十家新闻的炒得火热。一个部队企业专门为此办了一个公司,有300多家乡镇企业拿出上亿元资金给他搞共同开发,把他当成财神爷。王洪成获得了数以亿计的钱财。

  1995年全国政协八届会议上,何祚庥、郭正谊等4位科技界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呼吁调查“水变油”的投资及对经济建设的后果。

  1996年1月1日,王洪成被审查;1997年11月14日,被中级法院判处10年徒刑。而这幕闹剧此时已给人民群众造成了数以亿计钱财损失。

  2019年5月23日,《南阳日报》报道称,浙年汽车集团的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车载水可以实现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续航能力也强,一次加水续航里程能超过500公里”。

  此消息一出,专家、网友纷纷质疑,认为“水氢发动机”违反能量守恒定律,还有不少人联想到了多年前的“水变油”闹剧。

  南阳市工信局5月24日回应: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报道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要求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但庞青年称:“这台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也是此次最大科技在于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水轻松转换成氢气。”

  2019年11月10日,公告网刊登的一则破产文书显示,“因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法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另外,去年6月,浙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也已分配完结,并进入了破产程序。庞青年的造车梦又破碎了一次。

  行驶在小轿车头顶上的大型“立体巴士”,设计时速可达60公里,可容纳最多1400名乘客,具备地铁的大容量性质,而造价与施工周期仅为地铁的五分之一,因此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10年全球五大最佳发明之一。

  2016年4月,新任巴铁科技总工程师的宋有洲向介绍,巴铁项目将花落秦皇岛市,据巴铁科技微信发布,巴铁已经与河南周口、沈阳沈北区、河南南阳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一年之后,巴铁拆除,背后揭秘:这个牛X轰轰的项目,竟是一个类似于e租宝的:将“巴铁”炒热,然后出售了“巴铁”项目的投资理财产品,100万元起投,年化收益12%。P2P理财公司“华赢凯来”果然玩的好套,集资48多亿,4万人投资人血本无归!

  2017年6月22日,秦皇岛市区表示,将在月底前拆除“巴铁试验线”,恢复道正常通行,“巴铁”被挪移至现场旁的一个停车场内

  从王洪成到陈进,一走来,科技诈骗从来不乏同人。哪些文凭造假履历造假与学术造假,科技造假只能说是“小巫”。

  在学术论文造假方面,国内有韩春雨基因编辑论文造假事件,国外有STAP细胞造假事件,更有差点获得诺基尔的舍恩,所有人都不如舍恩这位大巫。

  1998年加入美国的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舍恩,负责一个研究有机晶体(一种净化后的塑胶)制晶体管的项目工作,这是热门的研究方向。

  舍恩先是声称取得了包括单一大小的超微型电脑在内的多项成就。他的论文界权威的学术期刊《自然》、《科学》上刊登。他在3年中发表了超过100篇论文,他本人称为“爱因斯坦二世”,有极大可能性获得诺贝尔。

  但是,仅在2002年,全美有超过100家实验室,投入数百万资金,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复制舍恩的实验。

  后来有人发现他的三篇毫不相关的论文中使用完全相同的图表。贝尔实验室组建的调查委员会,发现他实验中多处数据造假,随即解雇了他。他回到,康斯坦茨大学则收回了他的博士学位,而各大期刊也将他的论文整批整批地撤销。他的名字在学术界销声匿迹。只有提起造假时才会出现他。

  2014年1月,年仅31岁的年轻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在《自然》上同期发表了两篇重磅论文,干细胞学界,引发全球关注。她的干细胞研究结果不但能影响整个多能干细胞领域的发展,或许还将改变这个世界。

  然而很快,她就被公开质疑论文图像。7月,《自然》撤回她的两篇论文。8月,小保方晴子的导师笹井芳树。年末,重现小保方论文结果的实验因失败提前终止,小保方晴子辞职,2014年科学界最大的丑闻落下帷幕。

  2015年6月,韩春雨在科学界著名的Nature Biotechnology并得到发布了其新型基因编辑技术论文。韩春雨首次进入大众视野,引发热议,并受到许多热捧。

  一年后,韩春雨被当选为省科协副,并在当月被科大推荐为“长江学者励计划”候选人,获评“美丽最美教师”、万人计划”“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并且先后获得国家批复同意投资2.25亿的基因编辑研究中心和科学基金。

  但很快,韩春雨的实验陆续有研究者声称不能重复,怀疑造假。2016年7月2日,知名学术打假人发表《科技大学韩春雨“诺贝尔级”实验的重复性问题》,对其进行公开质疑,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争议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2017年1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视为撤回通知书”,显示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生命科学系副教授韩春雨与浙江大学基础医学院研究员沈啸作为发明人的“以Argonaute核酸酶为核心的基因编辑技术”专利申请被撤回。这一行为,宣告了韩春雨所谓的NgAgo基因编辑功能实际无法实现,基本上其学术的论文属于造假范畴了。

  19日,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通报,经所科研委员会初步调查,“木兰”语言产品的开发包中包含了Python开源编译器,对外却声称“完全自主”,该行为存在与虚假陈述的科研不端问题。已对当事人刘雷做出检查的决定,并就管理责任责令编译实验室负责人作深刻检讨。

  科学研究和创新都有其规律,首先要实事求是,同时需要人才、时间、思想、理论、经验、资金等条件的积累和协同,缺少任何一点,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创新,也不可能有科技实力的提升。很多科学研究,并非几年、几十年就能获得。

  当下很多人的心态是普遍想赚快钱,喜欢走捷径,用“旁门左道”快速达到目标。因此,科技造假一直以来屡禁不绝。

  众所周知,芯片设计,操作系统等互联网底层技术是我国目前亟须突破的短板,一些者正是看准了这一机会,蒙混过关,从中渔利。

  社会目前要做的就是为科学正身,不仅需要科技界自上而下的自省。更需要有法律的威慑力,那些利用科学的外衣去寻个人之私的造假者们应受到应有的制裁。

<< 返回

         

亚洲城

  • 联系电话:   400-010-1233
  • 地 址:       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平云路163号 广电科技大厦803-804、12楼
  • 传 真:     (8620)3835 2000
关于亚洲城 | 联系亚洲城 | 责任申明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Guangzhou Ke Te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16007204号-1